一、減味換湯的五蟲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重溫鄭伯克段於鄢有感〉

 

呂祖謙在《東萊博議‧鄭莊公共叔段》云:「釣者負魚,魚何負於釣?獵者負獸,獸何負於獵?莊公負叔段,叔段何負於莊公?且為鉤餌以誘魚者,釣也;為陷阱以誘獸者,獵也。不責釣者而責魚之吞餌,不責獵者而責獸之投穽...」,又云:「導之以逆,而反誅其逆;教之以叛,而反討其叛。」、「殊不知叔段之,而莊公之與之俱;叔段之,而莊公之與之俱。」約略觀之,其責備之意,不可謂不重。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小談《蝙蝠俠‧黑暗騎士》—關於價值殞落及信念瓦解後的混沌〉(2013/12/10修訂版)

(請注意海報上那句話。)

黑暗騎士2(注意海報上面那句話喔)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小談軍事、任天堂、娛樂產業與社會暴力之牽連〉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父親最後的交代〉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幾天在報上,看見李家同先生質疑政府目前積極推動的「有品運動」。聞言之後,心中頗能認同李先生之呼籲。當前社會上,年輕學子的品德要有所提升,不是站在那裡喊喊口號就能了事。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讓座貼紙算是貼標籤嗎?〉

〈其之一〉

搭乘捷運時,總會在車廂內看到文宣,告知有讓座需求的老幼婦孺或因生病、受傷有不適的人,可以跟服務人員取得貼紙,貼在左胸前。

 

我只是在想,除了真的沒辦法之情況,如受傷、生病之類的因素外,有誰會想承認自己是老幼弱小呢?誰會願意被貼上「需要讓座」的標籤呢?人都有自尊心的,不是嗎?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說起來,這是我第一次讀村上龍先生的小說,之前從未接觸過他的作品,也不知要如何說起,隨手將讀完後的感受寫下,看看就好。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想到寂寞,我就隨手寫下,大概就是那幾種感覺。不過,對我而言,已經夠受了。

 

 

寂寞於我,是半夜裡7-11的熱咖啡和三明治或是吉野家的日光燈、快冷死人的冷氣與冒白煙的雙寶飯,還有那從店裡望出去的冷清街道。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今年的「六四」已經過了幾天,但我還是想寫點什麼,因為這是一個重要事件,無論是對當時或現在乃至以後的人們。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兩則關於單車的新聞,分別見於六月七日的《聯合報》。首先是台中地區一名單身女子在網路上留言「號召」共同夜間騎車,結果是有上百名車友齊聚台鐵豐原車站前,一起沿著豐原大道繞行一圈,全程共約兩小時。在六月五日當天,百來位車友集結時,還讓警方嚇一跳,在得知是要陪單身女子夜騎後,私下表示「大家都那麼閒喔!」。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新舊、本末,此中快慢不同〉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方才跟一位朋友繼續談到關於生命的答案,有感而發,稍微寫下來,別無他意。


孔子曾說:「未知生,焉知死?」意思是「你都不知道怎麼活了,還有時間去想死後的事情嗎?」生命的答案,往往是要親身走這麼一遭,你才會知道箇中三味。當然,沒人保證生命是甜美的,此中自然也有不為人知的痛苦和辛酸(背叛與失望是免不了的)。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學歷光環不再,其實對社會的長期進化而言,實是好事。讀書、學習知識,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為生活收入而學習實用知識,屬於技職教育;一種則是對學術研究有興趣,屬於理論建構歸納的學術領域。然而,在這兩個分類之中,還有一種超越一切領域的存在,即是生活與人格智慧的追求與修煉。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科舉取士觀念不再,讀書求知可否回歸本貌?〉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初讀馬奎斯《百年孤寂》

 

馬康多小鎮與邦迪亞家族的興衰故事,若說有些像《紅樓夢》,還真有點像。不過,我覺得那更像佛家說的「成、住、壞、空」。馬奎斯點出了人心中的慾望與掙扎,也讓人看到南美土地上的種種悲哀與憂傷。弱者受到壓迫的悲哀,其實是世間普遍的共同災難;與災難相呼應的,則是人性中的伊底帕斯情節、貪婪與糾葛。最後,無論善良也好、貪婪也罷,終歸於冷漠無情的強風與無盡的百年孤寂,徒留一股深遠的遺憾予讀者。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我獨立與集體行動〉

 2009/ 5/27

 

聽說前幾天有場演唱會,主唱歌手與擔任特別來賓的歌手,兩人的歌迷在會場上及網路上互相對立較勁。諸如特別來賓出場時,主唱歌手的歌迷們就集體去上廁所,據報載有二千人同時上廁所去。看完這則消息,我第一個反應是:「哇!兩千人同時去上廁所,那光景肯定夠壯觀!」你想,會有多少人在現場廁所排隊等候?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讚美與困惑、崇拜與害怕

 

前陣子看過《天下》雜誌為安藤忠雄出版的專書後,對安藤先生的「光之教堂」印象深刻,但在看過史蒂芬‧霍爾(Steven Holl)的「聖依格那修教堂」後,才給我:「啊!原來教堂內部光的表現方式也有這樣的」感覺(請原諒我的孤陋寡聞),也讓我重新思考安藤先生的理念對每個人而言,都是最合適的嗎?我沒有宣揚「反安藤」理念之意思。只是,看著時下某些媒體在介紹安藤忠雄的建築時,幾近一面倒的崇拜與讚美,讓我感到有些害怕與困惑,所以我在此才會對安藤大師有些許的懷疑(應該說懷疑是針對媒體吧),但我個人對安藤忠雄先生的建築哲學與理念,乃至於其為人,其實是相當景仰的。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空中殺手》的隨想〉

 

突然想到,為何草薙水素對上Teacher駕駛的「Skyly J2」還可以迫降無事收場?有可能是Teacher發現那是草,但礙於公司規定,非得要交手一番,所以做做樣子,打壞草那架「散香MK-B」一些不重要的部位,讓她有機會平安迫降。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好一陣子前,一位朋友寄給我的文章,是《天下》雜誌對許倬雲先生的訪談精華。每次看完,心中都會有很深的感受,故將這篇文章放上來與大家分享。當然,如有版權方面問題,請告知我,會盡快移除此文,謝謝。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壯遊,一定要四處往外跑嗎?〉

 

既然報導往往都與真實有所差距,那麼雜誌裡所報導或介紹之壯遊,也是一樣的道理囉!談及壯遊,你會想到什麼?去西藏、不丹,或是去歐美國家,還是到非洲或澳洲?嗯,或者是台灣四處遊,離島四處晃?聽起來不錯,但對一個有家室的人,壯遊?實在很勉強,勉強到會要人命。

 

  我不想為自己找藉口,或許有人也是結婚又有小孩,他(她)還是照樣可以壯遊去,但這是機緣的熟成,也是家人無悔的支持,可謂勉強不得。每每聽到有如是之人壯遊歸來,的確是了不起,真的。不過,那對我而言可能不適用,因為我手上能選擇的牌不多時,是否意味著我就此沒有壯遊或是拓展人生境界的可能性呢?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無聊的戰爭,噁心的政治〉

 

 

不管是《No man’s land》或《The sky crawlers》,都指出人類是很健忘的,總是需要從不間斷的戰爭來提醒自己,看著戰爭被報導出來,才會知道戰爭的可怕。然而,在戰爭的現場,生命既脆弱卻又顯得很不真實。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電影《No man's land》觀後心得〉

 

一、前言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美好的事物,總是往而不返,但,如果生命中過往的記憶,過去發生的一些事,並不是如外表那般光鮮美好,而是惡夢不斷、夢魘連連呢?那對人而言,只是一種精神上的永恆折磨,只要你意識還在,就必須去面對那些不堪的記憶。

 

想切除掉嗎?很難啊!那些可惡記憶,記憶中那些可惡的人與事,都已經烙印在裡面,那是構成過去的你之一部分。是的,這是可悲的地方。所以,你只能在那些記憶肆虐心靈之際,找出其中原因為何,並試著避免以後再遇到一樣的狀況。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前言

 

兩漢肇建之始,一國之首都,當定於關中,抑或雒陽,何者孰優?這個問題,在筆者心中存在已久,打從國中歷史開始讀到「西漢都關中,東漢都雒陽」後,便有此疑問。近來便試著先由《史記》各篇體例中,先略作一簡單的表述,旨在寫下個人想法,不代表任何學術立場或其他主張。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天堂在哪?Find the way out!〉

 

有天,我問某位網友住哪?他告訴我,說他住天國,還煞有其事的給了我一串天國地址。初見那地址時,我有些驚詫,思索一會後,反倒有些羨慕。雖然我不知道他對天國的定義為何,也不知道在哪裡,更不知道那是天主教的天國?還是基督教的天國?或是伊斯蘭教的天國?天國或許等於天堂,但無論如何,能住在天國這檔事,卻使我聯想到「人生的出口在哪」這事。

 

猶記得好幾年前,滾石唱片曾出過《遇見村上春樹的古典》選集,裡頭有句文案寫著:「Find the way out」,即尋找出口之意。看過村上小說的人,尤其是「僕的四部曲」裡[1],尋找生命的出口,一直是僕的重心。對我而言,自小到大,生命中總有一股沈悶與無聊,讓人感到生命的疲憊與沈重,因此我也想要找到屬於我的生命出口。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今日小談:〈光劍武藝-原力的另一種展現〉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死亡聯想的建築

 

忘記在哪看到的一句話,說「認識死亡就等於掌握生命」,講的真好。對死亡之認識與理解,代表人承認自己終將面對此一必然事實。在我目前有限的閱歷中,示範最好的大概是聖嚴法師,他將自己的死亡做了一個完美的ending,真的是棒極了。不過,若不是弟子們能理解他的理念,也不敢有所違逆更動,更不會像一般人自以為是地加東添西,方能演出一場漂亮的示範。當中,多少也有社會高度的關注與遐想,這也令主事者們倍感壓力吧。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要」與「沒關係」是我家小朋友最常掛在嘴上的兩句話,多半用來表達在他當下不喜歡與很喜歡時的感受。我在想,小孩在講這兩句話時,是什麼樣的心情?應該是單純的想要和不要而已,只是當下心情的純粹反應。

 

記得沒錯的話,我家小朋友最早學會說的兩句話,除了媽媽和爸爸之外,就是這兩句話了。遇到他不喜歡或不願意的事,他就說「不要」,再大一點時變成「我一定不要」;遇到他喜歡或是專注的事情,有時怕有危險或「太超過」時,一旦大人勸阻他,他會說「沒關係」,再大一點時,則成了「那有什麼關係」。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國內建築師李清志教授在《建築異型》裡,談到〈自我治療的建築〉時,他說:

 

《聖經》有句話:「靜止,便知道我是神。」靜止(Be Still),正是現代人所需要的。現代人處在十倍速電腦時代,但加速的結果卻是哪兒也到不了,反而充滿了疑慮與恐懼。「靜止」、「等待」,讓我們的心靈可以重新發生作用。這個過程讓我回想起父親的座右銘,所謂「勞動是神聖的」,代表著勞動過程中對心靈的「沈澱」與「淨化」。親手建塔與勞動都讓我們可以從俗世的煩塵中脫身,重新讓自己的身、心、靈復原。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天下文化出版的《跟著安藤忠雄看建築》裡,我看到真言宗本福寺水御堂及光之教堂照片的介紹後,我便試著將心中的激動與文字所營造出的一切純然美好之感受盡可能移除後,才稍稍感覺到自己對這兩棟宗教建築的想法何在。

 

先說水御堂好了,安藤先生是以建築來呈現佛陀的精神,用混凝土牆隔絕對外界的視線,曲折的參拜路徑象徵開悟的過程,蓮花水池象徵究竟涅盤的心境。從水池中間步道走下進入水御堂,象徵諸佛、菩薩開悟之後再乘願倒駕慈行,回到世間與眾生同在,也象徵佛在萬物中。西方的陽光由外照入,象徵阿彌陀佛的極樂淨土之光照耀世間,引領十方眾生邁向涅盤解脫之路。透過混凝土與巧妙的空間設計及安排,以人工提煉、最簡單的元素,來塑造出這樣的意境,設計人必然掌握佛教精髓,才能如是為之。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李清志先生的《異型建築》書裡,第一個建築異型檔案是日本西脇市的地球科學館。這個科學館在李建築師眼中,就像是張仰天微笑的臉,好像在對外星人打招呼似的。

 

不過,我看到書中照片時,第一印象竟是動畫《KERORO軍曹》的主角們,那些長得很像青蛙的外星人。你看那半圓球體上對稱的兩個迴線圖案,不就是KULULU的臉嗎?不知道當初設計這座科學館的毛剛毅曠先生,是否看過那部動畫及原著漫畫?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嗯,事情是這樣的,因為自己在寫部落格文章,當然會想好好經營自己的BLOG。不過,要靠那玩意兒賺錢,那當然是「麥肖想」,想都別想了(不是我自薄,而是現實真的如此)。當初想好好寫些小文章,一方面是目前的工作還算勉強OK,純粹是在混飯吃而已。在日復一日的固定行事中,因為不想讓自己的腦袋空白過度,所以提起筆來寫點東西。

 

我寫的這些玩意,在現實生活中賺不了錢,每次面對老人家的質疑與批判時,我心裡感到有些委屈,很想大聲說:「不是為了要賺錢才寫的!」那只是抒發自己意見的方式罷了。不同於知名部落客們,我清楚自己的寫作方式難以吸引眾人駐足,頂多吸引些志同道合的網友們互動一番、相濡以沫而已(順便賺些廣告收入)。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小,看過無數的英雄事蹟,也看了不少動畫、電影,主角們的宿命對決與奮戰,或許為了理念,或許為了復仇,或是為了所愛的人,或是為了本能,無不卯足全力拼博。例如《逆襲的夏亞》中,阿姆羅和夏亞的最終決戰,駕駛著νGundamSazabi對戰,或像《The Sky Crawlers》的函南與Teacher的究極對戰,在現實人生中遇上的機會實在渺茫。

 

不可否認,那是他們生命中最精彩的一擊,瞬間所有一切都為之凝結的永恆,有時教人著迷。但是,在真實的人生中,這似乎是遙不可及的夢。或者說,根本就是個神話!在這凡庸的世界中,那有什麼最後一擊或什麼最後的了結,一切的人事物都是如此凡庸,哪有什麼英雄式的最後決戰,那是神話!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幾天搭公車時,剛好沒什麼人,隨意找個位子坐定不久,突然聽到後面傳來手機的音樂,還不時傳來低聲哼唱的人聲。我轉頭用眼角餘光瞄一下,發現聲音是來自我左後方七點鐘方向的一個年輕男子。

 

  一開始我也覺得有點吵,其他乘客或許也覺得如此,但司機沒出聲,也沒有任何人出聲制止,包括我在內。因為不想得罪人而招來橫禍,我這麼想,其他人大概也這麼想。再者,那男子可能還是高中生,或許有些精神上的問題,我不清楚,但別惹麻煩就是。所以,整趟車程中,大家都保持沈默,任由那手機音樂不斷重複及不時傳來的低沈歌聲(不太好聽)。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