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嗟來之食,食乎或否?〉

 

一、前言

近日以來,在某富商所謂高調慈善義舉,引起社會目光高度關注。且先不論施與受雙方當事人所為,然就事件本身,卻足以引人深思,試論述於下。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關於《霍爾的移動城堡》之隨筆〉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偶讀《史記‧游俠列傳》有感〉

 

一、前言

 

某日再讀太史公〈游俠列傳〉有感,寥寥數語,附於原文之後,以抒己見。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談村上春樹之學運觀感與初讀《知識分子論》小感〉

 

一、無力而重複的歷史循環

 

這次,再從《挪威的森林》說起吧。如前文所述,筆者閱讀村上春樹小說之感受,尤其是關於六九年學運前後的作品,約略可讀出其充滿空虛、無力的渾沌與迷惘之感受。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初看《獨角獸鋼彈》OVA第二集〉

 

心裡最想做的,是什麼?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世界一小角之小小風景〉


那是在一所山上的建築群裡,在圖書館走道旁,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這裡沒有松、柏,它的附近周遭,只有著矮矮的草、近乎一個人高度的菅芒花,還有那略高的樹木們。

有一個小小的消防栓箱,不知何時安置在那裡。他的存在既無所謂美感,也沒有什麼造型,只是純粹地機能性地存在著。不過,頂上卻多了一管小小的燈,無論何時,永遠都是酷酷的,持續發出一樣的光芒。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馬後砲」之對《挪威的森林》電影小感〉

 

 

 

一、前言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的一百種生活之五—「無用?有用?」〉

 

 

在《莊子‧逍遙遊》裡,這麼一段經典對話,大家應是耳熟能詳了,其云: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Q84book3之小感〉

 

 

1Q84book3裡,當青豆處在躲藏「先驅」教團追索時,一人於孤獨之中,將從前的記憶重新咀嚼與歷經現下絕望處境淬煉後,終於悟出個體自覺的神為何物,將其摘錄於此,補充前文未盡完備之處,其云: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一月某日,再讀《1Q84BOOK3小感〉

 

 

一、深切信仰的不寬容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初讀《1Q84BOOK3 有感—「無論冷,或不冷,神都在這裡」〉

 

 

    1Q84BOOK3上市第一天,筆者便迫不及待地從網路書店下單購買。收到書之後,更彷彿是飢渴已久的野獸,貪婪地閱讀、咀嚼著書中文字。一方面是一氣呵成地將前兩冊裡作者留下的伏筆滌清,另一方面心中則是有了一股感動,雖然現下還難以名狀,不過在時間的沈澱與反覆閱讀之下,早晚都會理出頭緒來的。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網路交友讓人更寂寞?」—從《惡人》看期待與現實之落差〉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非關正經,無間雜想‧其之四〉

痛車、EVO9、「判官」、懲罰與奴役

前陣子,新聞報導一部車子,模仿警車顏色塗裝,大搖大擺在街上行駛。我細看簡短畫面,發現那是車主以三菱EVO9(希望不是LANCER改裝的),模仿《變形金剛》的「判官」塗裝,雖然整體外觀與警車頗象,但還是能分出真假。先聲明一點,將私人轎車塗裝成警車,自有違法之嫌,不建議如是為之。

只是,聽那記者的旁白,又讓我感受到一種敵意和自以為是的正義。敵意,是身為一個御宅所感受到的社會歧視。這點,可以說我想太多。然而,那部EVO9車主所為,實是「痛車文化」的具體展現。個人以為,倒是可以由此一點,試著深入探討台灣的「痛車文化」與日本的異同之處。那位記者的口白,好似是坐在那「集體正義」大船上,輕易地對不合社會常規、常識體系的個體發出批判。這種行為,筆者實在不喜歡。

說到《變形金剛》的「判官」這角色,車身上那句:「To Punish and Enslave」(懲罰和奴役人民),和原本警察存在目的「To Protect and Serve」(保護和服務人民)大異其趣,甚且還有一種對國家過份集中與濫用公權力的恐懼與質疑。這麼有趣的深入省思點,竟然沒能在新聞中插個花,略加報導一下,還真有點可惜哪。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失根的記憶之花〉

 

寫在前面:這是腦海中突然想到方文山先生收集過眷村門牌,突然又與八大山人的畫作聯想,因而寫下,看看就好。

 

眷村裡,一塊斑駁脫落的門牌號碼。就讓我,將你裱在畫紙上,配上一條綠莖和綠葉,還有那細長微弱的根。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的一百種生活之四:我的筆、走過的路、不一樣的心境〉

 

中秋節那天值班,竟然在不知不覺中遺失愛筆。發現此狀況的當下,心裡非常不好受。雖然只是一枝筆,但畢竟是內人送我的,而且陪著我走過這幾年的風風雨雨。偉忠哥說過:「不得志時就多讀書。」(得志時,更要讀書)

 

於是,在好友楚門兄的激勵下,我開始提筆寫部落格。此格有多少篇文章,多少內心的感受,不管是辛酸哀苦、喜樂歡愉都透過愛筆,以文字呈現。我便是以此方式沈澱心思,無時無刻進行自我對話。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只是拆手,還未弒佛〉

 

最近,因為建國百年在即,想寫一篇關於百年來的文化覺醒的文章。不過,在思考的過程中,突然想起孫逸仙先生的一段軼事。這小故事也無他,不過是說孫先生為了糾正當時一班民眾的迷信,將廟裡供奉的神像手臂拆下如何云云。

 

眾所周知,國父孫文是一位基督徒(但以故事發生時的年紀來看,應該還不是)。然而,眾人不見得清楚的是,孫先生實是中國文化,尤其是儒家思想的深刻理解與奉行者。近日,研讀余英時先生《人文與理性的中國》一書,余先生便如是指出。例如,光從「知難行易」學說與其演講中提及「恢復固有之文化」,便可見一斑。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御宅隨想‧其之四:三代御宅筆記〉

 

延續上次的筆記,接著來到三代御宅了。第三世代的御宅族,主要特色是「只想看自己看得懂的作品,只想看自己喜歡的作品」。岡田氏云:

 

這群以「萌」為中心的御宅,他們承認自己心中的軟弱,他們只想找個忘卻現實的逃避場所。[1]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御宅隨想‧其之三〉


岡田斗司夫認為第一代御宅是一種貴族主義。也就是說,御宅是「生來就高高在上的人,必須背負社會的義務」因為是貴族,唸過上千本科幻書籍,不過是一個基本功夫罷了。再無聊的作品,也得忍著讀下去!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劉力揚〈我就是這樣〉

〈「叛逆」的小小聯想〉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御宅隨想‧其之二〉

 

本月《30》雜誌裡,有場「雙朱會談」,「宅神」朱學恆與「鐵馬阿倫」朱立倫先生的對談,其中談到現下30世代「對前途有股很深的不確定感」

另外,該雜誌還對所謂「ME」世代(就是30世代)作了一番探究,其中提及:30世代的消費慾望,例如,對明牌精品的喜愛(愛到薪水全花光?)。或藉由出國旅行(瘋狂購物或想炫耀什麼之類的)等消費方式,來展現自我不同處。如是之消費需求,來自內心的不安。過往價值與體系崩解,30世代已無規則與前例可循。部分人逃避婚姻、生子等人生階段,因為環境早已不如過往。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觀林壽宇先生個展後有感〉

 

欣賞過林壽宇先生《有限與無限》後,心裡有這麼些感想,隨筆寫下,看看就好: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下班後,小閑談〉

 

昨日下班,搭乘公車回家的路上,遇到一位中年婦人。初看這婦人,手上大包小包的行李,穿著中似乎透露著一點氣息,但還說不出是什麼感覺。

 

婦人一上車,對著司機說:「某某站,Fifty NT dollars!」說完,便把行李放到我隔壁座前,背包放在椅子上。再來,從背包裡掏出零錢袋,將五十元硬幣投入車資箱裡。接著,她打量了我旁邊的座位,眼中似乎透露出一點不大喜歡的神色。約兩秒內的時間,婦人似放棄又似不情願地側坐下來。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御宅隨想‧其之一〉

這陣子,拜讀日本宅王岡田斗司夫的大作《阿宅,你已經死了!》,書中所論者,委實精闢,然目前尚在閱讀中,故現下仍難以理出全貌。

不過,以筆者自身的經驗而言,身為所謂的「動漫迷」,在成長歷程中,委實遭受不少非難與誤解。不過,動漫畫的欣賞,卻也開啟了我另一種閱讀的方式。長期以來,對於閱讀有著一點抗拒的我,除了歷史之外,能引發思考的,便是欣賞動漫畫了。

回到御宅文化這檔事,前陣子電視上播放的「乖乖」廣告,便是一個絕好例子。此中對於「cosplay」的爭議,筆者以為不妨當作一種弦外之音,而非對角色扮演有什麼偏見。據岡田所言,最近的「御宅」一族,竟說不出自己何以如此的所以然來,只是一味地想將自己隔絕於群體。筆者揣測,此中似乎帶有一種刻意為之的味道在內

或許,當「cosplay」或是對「ACG」的喜好與堅持,被坊間媒體、商業團體用來作為一種行銷手法時,過去御宅一族自我獨立與堅持的精神不再延續。同時,所謂的御宅族彼此間的尊重亦蕩然無存,僅是高舉一面旗子,便大喊我是「XX御宅族」時,那股雖然孤獨卻美好的感動,也隨之而逝。那麼,岡田斗司夫認為「御宅已死」之說,自有其成立的理由。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非關正經,無間雜想‧其之三〉

 一、好與壞,善與惡?

這幾天,小朋友在玩鋼彈系列的轉蛋玩具時,總會拿著MS-06F「薩克」或MS-18E「鬥士 」( 德語:Kampfer)問我:「他們是好人壞人?」原本這是個很好回答的問題,只要說他們是壞人就好。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八月十三下班路上偶見有感〉

 

前天晚上下班,回家路上看到一位比丘尼跪在路旁托缽誦經。原本,我也和其他人一樣,想漠然地走過去。然而,心裡突然想起岳母大人的教誨:「真佈施不怕遇到假和尚!」於是,我摸了摸右邊口袋的十元硬幣(我只是小小的螺絲,也只能這樣了),轉頭走回那位比丘尼的旁邊,將硬幣放到他的缽裡。

 

這時,我開口問了他一句話:「你這樣會不會太累?」比丘尼回道:「不會。既然出家,就沒有疲累這回事。」我問他:「要不要休息一下?」法師回道:「我在為全球暖化誦經祈福。」聞言之後,我心中頗有感動,同時打住話語,合十告退。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處世難〉

民國九十九年八月重修版(原作於九十二年十月)

近日以來,余有感處世之難,難於上青天。或問:何為此言?曰:放眼望去,普世當下,行事則重得失,與人相交,則喻以利害,故咎禍易生,擾攘難歇。處於此中,言多則失,糾葛益多,徒增憤恨難平而已。

以是之故,毋寧寡言以對。寡言則不失,不失則無事,無事則煩擾不生,煩擾不生則心神俱寧。心神既寧,事功方能有成。

韓退之曾云:「與其有譽於前,孰若無悔於其後;與其有樂於身,孰若無憂於其心。」善哉是言!然既為人,欲無毀於其後,難矣。韓子之言,與仲尼心安之語相近也!處士之有行,猶似桃李不言而蹊徑自成。為人處世,豈能盡如人意乎?但求無愧之心耳!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浪人劍客》3233集讀後感〉

     這幾天拜讀井上雄彥的《浪人劍客》3233集,讀完後內心仍然感動。是故,將個人感動的心得簡述於下,與同好分享一番。

 

     在這兩集裡,有幾句對白,容我將其摘錄於此。首先,是武藏與又八年幼時的一段對話。那時,武藏每晚都看著星星,就那樣看著看著,彷彿是靈魂脫離身體般。於是,武藏便說: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三、關於武藏

談到井上雄彥的《浪人劍客》。 從28集到31集,個人感觸也不少。四集讀下來,其實就是「上與天通」及「天下無雙兩個觀念與理念的確認與思考。

      與吉岡一門七十人決鬥後,因為腳傷,不但暫時得停下來,更要因此思考:劍對他的生命意義是什麼?對澤庵和尚而言,將從佛陀思想中領略到喜樂與對人世的真誠關懷傳達給世人(同時也是個世間的觀察者),便是他的「上與天通」;對武藏而言,則是手上拿著劍與另一個靈魂的碰撞(不是好殺)。

      當手上握著劍(不一定是實質的劍,也可以是一條韌性強的樹枝),心中便能感到坦然、自適,一股寧靜的喜悅,緩緩升上。這就是所謂的「上與天通」乎?韓退之〈送窮文〉有云:「生一世,其久幾何?小人君子,其心不同,惟乖於時,乃與天通。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雜想隨筆之漫畫二三語:鋼彈〉

 

一、前言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偶讀〈背影〉一文有感〉

(閱覽本文時,不妨邊聆聽這首歌邊看文章,希望能讓看倌們稍稍體會我的心情。不過,歌詞與文章並無直接關係,謝謝。)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關於張辟彊之小小商兌‧其之二〉

 

接續上文,呂后稱制八年,高祖留下的大臣們,做了哪些安劉的努力呢?我們先看〈酈生陸賈列傳〉云:

 

呂太后時,王諸呂,諸呂擅權,欲劫少主,危劉氏。右丞相陳平患之,力不能爭,恐禍及己,常燕居深念。陸生往請,直入坐,而陳丞相方深念,不時見陸生。陸生曰:「何念之深也?」陳平曰:「生揣我何念?」陸生曰:「足下位為上相,食三萬戶侯,可謂極富貴無慾矣。然有憂念,不過患諸呂、少主耳。」陳平曰:「然。為之柰何?」陸生曰:「天下安,注意相;天下危,注意將。將相和調,則士務附;士務附,天下雖有變,即權不分。為社稷計,在兩君掌握耳。臣常欲謂太尉絳侯,絳侯與我戲,易吾言。君何不交驩太尉,深相結?」為陳平畫呂氏數事。陳平用其計,乃以五百金為絳侯壽,厚具樂飲;太尉亦報如之。此兩人深相結,則呂氏謀益衰。陳平乃以奴婢百人,車馬五十乘,錢五百萬,遺陸生為飲食費。陸生以此游漢廷公卿閒,名聲藉甚。及誅諸呂,立孝文帝,陸生頗有力焉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關於張辟彊之小小商兌〉

 

節錄《史記‧呂后本紀》:

 

七年秋八月戊寅,孝惠帝崩。發喪,太后哭,泣不下。留侯子張辟彊為侍中,年十五,謂丞相曰:「太后獨有孝惠,今崩,哭不悲,君知其解乎?」丞相曰:「何解?」辟彊曰:「帝毋壯子,太后畏君等。君今請拜呂臺、呂產、呂祿為將,將兵居南北軍,及諸呂皆入宮,居中用事,如此則太后心安,君等幸得脫禍矣。」丞相乃如辟彊計。太后說,其哭乃哀。呂氏權由此起。乃大赦天下。九月辛丑,葬。太子即位為帝,謁高廟。元年,號令一出太后。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的一百種生活之三-前面飄來的泡泡〉

 

      前天,全家去某步道爬山,卻因時間已晚,加上小朋友疲累了。想當然耳,山是爬不成了。傍晚六點的中山北路五段,正是車潮最多的時候,那種彷彿處於悶鍋內,閉鎖、無處可去的熱,不斷往身上侵襲過來。時間點的掌握不善,大概就是這樣吧!

      終於,從那一階又一階的石版步道上下來,膝蓋似乎隱隱發出聽不到的哀鳴。喘了口氣,把驅趕蚊子用的落葉還給山裡。小朋友走下來後,口也渴了,跟阿媽嚷著要喝水。可是,這時小孩卻又喊著「走不動了」,該怎麼辦呢?我抬頭往前一看,正好是條地下道,佈滿一圈又一圈、圓圓的白色日光燈管,彷彿就像太空人專用的通道一樣,充滿了科幻的味道。

      於是,我就跟小朋友說:「哇!你看那麼多圓圓的燈,好漂亮的太空隧道喔!走在裡面,就像變形金剛要飛到太空一樣喔。」聽完後,小朋友似乎有力量繼續走了。此外,小朋友似乎也覺得數著那一圈圈的日光燈管,那個不亮,那個變暗了,似乎也成了過地下道的一種樂趣。只是,那麼多燈管照射,似乎讓地下道更加悶熱。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小談1Q84》裡的個體自覺〉

 

1Q84》裡,有位文化人類學者戎野老師,藉由他說出的話,間接道出了村上春樹在他新作裡想表達的意念,他認為文化人類學應當是:

 

將人們所持有的個別印象相對化,從中找出人類普遍的共通項來,重新把那再一次回饋給個人。藉著這樣做,人或許可以獲得自立而屬於什麼的定位。[1]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從三王墓的赤比看史公之「立意較然,不欺其志」〉

 

《搜神記.三王墓》裡的赤比並非不敢向楚王報仇,實是害怕若不幸先死,便無法完成為父報仇的宿願。他所懼者,是一旦失敗,性命沒了便不能再復仇,故感到進退維谷,此與《太史公書》裡季布之重死有相近之妙。當日,季布之藏匿逃亡,再至游俠朱家府裡為奴,豈是貪生怕死?是故,赤比並非膽小無能,而是重視自身生命之價值。

突然想到,當年看《搶救雷恩大兵》時,裡頭有個懂德文和法文的厄本,他在戲裡的表現,想來很多人初看時,必然會想掐死他。當伙伴正在和德軍軍官肉搏時,他卻因害怕而不敢動手,眼看伙伴就這樣被「納粹青年團小刀」刺死。想來也是悲劇一場,從厄本的表情和情緒來看,內心必然是煎熬不已的。若非人生中親臨那樣的(或類似的)氛圍,誰人能知?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雨天隨想〉

 

今天有事外出,雖然是雨天,小雨不斷。可我早已習慣,也不以為意。打開機車置物箱才想到,那件穿了五年的雨衣,早在某天上班路上與我訣別。嘆了一口氣後,只管穿好便利超商買的簡便雨衣,便騎車出門。

 

事情辦完後,大概有不如預期的感受,心情不是很好。路上經過一個書院遺址,想想接下來也沒啥事,於是把車子停好,進去參訪。該建築格局雖然簡單,但是卻很莊嚴。裡頭供奉著朱子牌位,也反映著清代以來,臺灣早年文教確實受到朱子思想的影響。不可否認,明清兩代之崇朱子,實有帝王專制之考量(明代始之,於清為甚)。於士人而言,朱子之《四書集註》成為科考定本,思想定於一尊,才智亦受到侷限,士人之文化亦趨於遲緩、封閉。有時,我不免會想:臺灣清代的書院,某種程度上,是否都是科考升學班呢?是不是打一開始,人文精神在這塊土地上的涵養就不夠呢?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