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從未曾想過

只是隱約地,感覺到

就這麼跌跌撞撞地走

走了幾年,繞了一圈

終究還是走上了

 

走上了這條路

是生活使然,是志趣令之

就這樣,終於走向那條通往杏壇之路

或許是太晚,興許是時機不對

走啊走,走啊走,又走了幾年

 

一路上的眾聲嘈雜,累積許久的疲憊,交織著

那是長輩的不解

是帳本上的紅字

是那藐藐聽之的臉龐

是那意識形態的廝殺迴旋

說那是倒在熱心上的寒冰,大概是吧

 

不過,跟孔老夫子相較

他老人家見逐於定公

又厄於陳蔡

還早失顏回、子路、孔鯉

兩者一比,我還算是幸運的吧

 

偶爾,深夜危坐起,不免質疑自己

走了這麼些年,該是值得吧

想來又想去,也許,只能這麼邊走、邊想了吧

 

 

 

海澄劉明仲 於 無用齋   2018.1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毘沙門天 的頭像
毘沙門天

樸的沉思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