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紙爐化字紙有感〉  海澄 劉景詢

 

今天中午(2018/02/06),年終掃除清出不少小犬所寫之書法練習紙,加上前年索取的手寫春聯,全部集中起來,趁著社區有將金紙桶擺在外頭的機會,就順勢在大門口化掉。

 

用打火機將紙張點燃,一張一張、一疊一疊地放入金紙桶,火焰將字紙化作輕煙。整個過程,讓我想起敬字亭這東西。在客家聚落中還能看到的設置,也知道它的作用就是化掉字紙。可當我實際踐履所謂的傳統時,霎時感受到:

 

非那傳統迂,而是今人懶,假方便為隨便,甚且恣意怒懟,不知傳統卻說傳統不好。

 

說來,我自己在紙上寫的筆記或考試用資料,用完後,往往也是放到資源回收去,還真沒拿到金紙桶或廟裡金爐化掉。至多,用剪刀或碎紙機加以處理,也沒用金紙桶去化掉。這在古人眼中,應該是很不可思議的事吧?

 

然而,至少對書法練習過程中的字紙、篆刻練習過程的印兌,若不要留著,還可以趁著初一十五或年終時,放到金紙桶化掉,這是活在現代都市的我,對於傳統之美善,還能做到的事。

 

燒著字紙時,我也想到,那些自以為是的環保人士,恣意批評燒金紙對空氣的污染云云。那種假環保之名,卻意在毀壞中國文化之美者,其心之惡劣,誠可議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毘沙門天 的頭像
毘沙門天

樸的沉思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