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十八深夜有感〉

 

隨手抄下一段話,作為此文之開頭:

 

我現在還是「負數」,我想朝著「零」前進啊!我只想把遺體弄到手,把自己的「負數」歸為「零」而已啊!—強尼喬斯達,摘自《JOJO奇妙的冒險SBR》。

 

夜深人靜,想想自己的人生前半段,即便沒有誤入歧途,卻也是荒唐不已。從沒弄清楚真正可惡的人是誰,卻一直傷害不應該傷害的人。直到清楚那可惡之人時,不該傷害的人卻已經過世。

 

前半段人生過得也算安逸而不虞匱乏,但那卻是父親用性命及辛酸換來的代價。我那樣的蹉跎、糟蹋時光,不思長進,卻只是少年維特,自以為不幸。想想,若有命運這玩意,那麼它的確是公平的。

 

那些富裕、安逸、物質享受,都不是我自己掙來的。既然不是,那代表著我欠命運太多。於是乎,父親離開後這些年,得把欠命運的,一點一滴地補回來。這些年的困頓,用苦痛的方式,慢慢洗去心靈的塵埃;也把欠命運的,緩緩地還回去。

 

這幾天,精神上的疲憊困頓,讓我似乎有些動彈不得。於是,我稍作停頓歇息,把漫畫拿出來翻翻,將深得我心的句子寫下。用這夜晚的寧靜,微風的流動,滌清自己的心。

 

太史公云「要之死日,而後是非乃定」。這句話,一直銘記在心,也以之自勵。我也清楚,若真有命運,那麼它必然是公平的。因為,欠命運的,總是要還的。不該是你的,勉強求得,終究要歸於一場空幻,乃至破滅。

 

從負數開始出發,怨不得人,也毋須怨人。至少,生命中有一個明確方向,引導著我由負往零。歸零之後,才是我重新出發的開始。可我沒忘,那些曾經發生過的苦痛,當痛苦過後之平靜降臨於我時,也看著彼等面對其命運之黃昏。

 

屆時,或許又會有另一種啟發吧?那些傢伙的黃昏,不過是人生路上小小風景。我不耽戀,只管前進,如是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毘沙門天 的頭像
毘沙門天

樸的沉思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