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百種生活之五—「無用?有用?」〉

 

 

在《莊子‧逍遙遊》裡,這麼一段經典對話,大家應是耳熟能詳了,其云:

 

惠子謂莊子曰:「吾有大樹,人謂之樗,其大本擁腫而不中繩墨,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規矩。立之塗,匠者不顧。今子之言,大而無用,眾所同去也。」

莊子曰:「子獨不見狸狌乎?卑身而伏,以候敖者,東西跳梁,不辟高下,中於機辟,死於岡罟。今夫斄牛,其大若垂天之雲,此能為大矣,而不能執鼠。今子有大樹,患其無用,何不樹之於無何有之鄉、廣莫之野,彷徨乎無為其側,逍遙乎寢臥其下;不夭斤斧,物無害者,無所可用,安所困苦哉!」

 

從小到大,每每生活中有摩擦發生,尤其是性急的長輩告誡晚輩時,在「恨鐵不成鋼」時,有時會聽到這麼一句話:「怎麼教都教不會,你這沒用的垃圾!」尤其是,用閩南話來講時,那聲調與情緒表達,可謂是一種極致的表現。

 

當然,在接受訊息這方,想來絕對是不好過。忍不忍得,在個人修為。真能萬般忍得,那人絕對有成為「神」的機會,因為此非常人所能堪者(按:此神有兩解。一為神佛境界之意,二為各大小醫院精神科裡之精神病患是也)。若忍不住發飆了,那也沒關係,因為那代表你還是人(當然,發飆時請先淨空周遭五十公尺,以策安全)。

 

原本,「有用」、「無用」,是觀點在哪的問題,無關乎人的本質與才性,擺的位置對,一切就順了。「教的會」、「教不會」,是一個過程與階段,盡其所能為之,也就無憾。情緒的激動與不理性,就像暴風雨般,造成的影響,因人而異。身而為人,雖不能免於此,只好自我調適一番。至若那「模糊而無所定義,且因其好惡而常變」的標準,看看就好,別想太多。

 

 

再想,也是想不出個所以然來。因為,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It's only a paper moon。做該做的事,就對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毘沙門天 的頭像
毘沙門天

樸的沉思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