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八學運以來的心底話〉(深思重整版)

 

這幾天,在路上所見,心有所感,發而為文。先是在去程時,看見便利超商外有個人趴跪在地上,旁邊擺了一個容器,在向路過的人乞求金錢的援助。若是過往,我心裡會為之揪結,或予十元、五十元不等。而今,我不見得會如此,不是機心鐵腸,而是真要幫助的話,得要從更根本的問題著手,才是正本清源。是故,我往外走,避開那人,直續前行。

 

數小時後,回程路上,則是看見一中年婦人路邊擺攤,販賣口香糖、文具等小物品。原本匆匆經過,但思考一會後,還是折返一下,買了一條潔牙口香糖。二十元的小物,但我是向婦人購買口香糖,不是所謂自我感覺良好的「施捨」。是我有需求,他可供給,銀貨兩訖,如是而已。

 

人人都有緩急之時,但在急困的當口下,是置自己尊嚴於不顧?還是努力設法求取生存,即便是路邊擺攤賣東西?婦人向我道謝,然我很想告訴他,這沒甚麼好謝謝的,純粹的簡單交易。如同我以自身所長,盡可能賺取生活所需,各取所需,相互幫助。

 

又想到,如果是看到未知是真或假的出家眾,跪在路旁誦經化緣,吾人更是老遠避開。百丈懷海禪師尚且戮力耕田維生,何況是現在的出家眾呢?

 

這幾天,學生與社運團體進佔立法院,引起許多思考與討論。服貿協議是利是弊,本有賴社會大眾共同檢驗,民主制度的程序正義,不正是政府單位平日所強調者?奈何偏要背道而行,引人疑竇?真是那麼好的經濟協議,又何須以爭議手法來強渡關山?未若將法案公諸於陽光下,讓眾人檢視一番,討論深思,再來表決是否通過,不亦宜乎?

 

然而,大學生們的行動,也讓我等看到社會的希望與良知,是否被利用?是否反對錯誤? 我想,就讓時間來證明。如同以前吾人說過:一切都在時間之中,我人亦無需贅言。

 

然則危機過後,或許更根本的問題是,身在臺灣的我等,應當重新思考推動內閣制的可能性,輔以清儒黃宗羲的學校議政理念。將其加以制度化,行「學校、立院雙議政制度」。讓學校恢復過去兩宋書院的傳統,讓老師與學生重新成為社會良知。接著,擺脫教育部學制與課綱束縛,東西兼容並學,回復學、思、行並重的教育傳統。

 

竊以為,真正的正本清源要務之一,藉由經典閱讀與在地生活實踐,乃是讓各地的學校(書院)成為立法院之外,另一個可將法案公諸討論的場域。先從文史哲經典的原意理解與掌握開始,再來是從自己生活周遭,逐步外推到對在地鄉土的關懷,以此來落實公民議政、多元討論的具體空間。

 

最後,吾人要再囉嗦一點,儒、道、釋的哲學,從來就不是教人做順民、愚民或暴民,而是教人要獨立思考、獨立行動,順從內心的良知與良能,深思之後,具體實踐於生活中。請搞清楚這點,知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毘沙門天 的頭像
毘沙門天

樸的沉思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