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關於武藏

談到井上雄彥的《浪人劍客》。 從28集到31集,個人感觸也不少。四集讀下來,其實就是「上與天通」及「天下無雙兩個觀念與理念的確認與思考。

      與吉岡一門七十人決鬥後,因為腳傷,不但暫時得停下來,更要因此思考:劍對他的生命意義是什麼?對澤庵和尚而言,將從佛陀思想中領略到喜樂與對人世的真誠關懷傳達給世人(同時也是個世間的觀察者),便是他的「上與天通」;對武藏而言,則是手上拿著劍與另一個靈魂的碰撞(不是好殺)。

      當手上握著劍(不一定是實質的劍,也可以是一條韌性強的樹枝),心中便能感到坦然、自適,一股寧靜的喜悅,緩緩升上。這就是所謂的「上與天通」乎?韓退之〈送窮文〉有云:「生一世,其久幾何?小人君子,其心不同,惟乖於時,乃與天通。

能乖於時者,多半是精神上相當叛逆的人,同時亦是孤臣孽子。表面上看,是與時代趨尚違逆而行(眾人皆醉,我卻獨醒);實質而言,這樣的人才能真正找到屬於自己生命的答案。身而為人,如何與天地通,是一個大哉問!然而,可以肯定的,就是蔡國強那句:叛逆,才是生存之道!與天地相通之人,在內心的某個地方,絕對是充滿深思而叛逆的風骨。

四、武藏的圓

在漫畫31集,面對不斷追殺而來的挑戰者,腳傷未愈的武藏卻是「畫地為圓」(不是劃地自限)。或許這象徵著他心境的轉變,不再陷入廝殺的螺旋,而是要邁向圓明之境,與天通,與地同,與萬物眾生平等而行。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他老兄昭告對方「我不主動攻擊,但也不會乖乖把頭奉上。」這是武藏日趨成熟的證明,懂得將自己的鋒利收入圓明的劍裡,而不再像過去那般想要極力證明自己 的「強」。

故事主軸之一的形上思考:天下無雙是什麼?是心中的執著?還是貪婪?透過石舟齋之口,我們讀到了一個「你我皆為一」,亦即天下萬物包含你我,皆為道之具體展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爭那個膚淺而表面的「天下無雙」做甚麼?

是故,當伊藤一刀齋要刺向石舟齋老人時,老人只回一句:「我就當作是被熊打死吧!」那樣的氣與勢,連伊藤都不得不為之折服,石舟老人的心境可謂是高。只是看著武藏沒能趕上石舟齋老人的最後一面,有點遺憾。此中,伊藤與武藏的心境,自是不同。伊藤一刀齋的確很強,但那股野性之氣並未收束、提轉。與武藏開始思考內斂、沈澱之氣相比,此中之喻,妙不可言,還請用心體會。

五、關於又八母子

復次,作者對又八母子的描寫,也有不同於吉川英治原作之妙處。看著又八在背著他母親的最後一段路,對老母說出的心內話,那種自省與坦誠,看了讓人很舒服、平靜。阿杉婆,這個在小說裡,總是讓人覺得盲目的母親,在漫畫中,竟然有了不同的呈現。在她過世前,昏迷之中所透露出的話,讓身為觀者的我們,赫然發現「原來阿杉婆什麼都知道,又八所有的事、所有的謊話,身為母親的阿杉婆心裡全都有數。

既然如此,阿杉婆之前的所有舉動,不斷地散播武藏的壞話,甚至要與武藏一較高下的舉動,又是何苦呢?至此方知,一切皆非無理取鬧,而是為了要保護兒子的自尊心。當又八明白所有的一切時,他終於能體會阿杉婆的包容與偉大,感動與懊悔的淚於焉落下。在平日不苟言笑、諄諄教誨的嚴厲、剛毅背後,竟有如此這般愛護孩子的心(注意:又八還不是阿杉婆親生兒子,是她領養回來的)。

六、小結

又八那看似軟弱,時而清醒、時而迷惘的心路歷程,可能是身為凡人的我者,心中要不時警惕的。不過,母與子間的爭執,在這裡又是另一種不同的呈現與沈澱。然而,親子間的衝突、矛盾乃至怨憤,不會有任何公式能代入的

 

以上亂寫的文字,是筆者初步的解讀,若有誤差還請包涵。

(進一步修改於2010/08/0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毘沙門天 的頭像
毘沙門天

樸的沉思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