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讀〈背影〉一文有感〉

(閱覽本文時,不妨邊聆聽這首歌邊看文章,希望能讓看倌們稍稍體會我的心情。不過,歌詞與文章並無直接關係,謝謝。)


 

        今晚,偶見朱自清的〈背影〉一文,讀到後面,尤其是當他父親轉過身離開,身影消逝在人群後,他的眼淚又不自覺地流出來。坦白說,這篇文字在國中時代初讀時,可以說是「完全沒感覺,干吾何事」!何以如此?因為我的父親平日是個疾言厲色之人,自小常因駑鈍、不受教而被「碎碎唸」的我,對父親總是充滿一種討厭與誤會。

        後來時光荏苒,僥倖考上大學第二年的暑假(一升二),依當時規定上成功嶺受訓28天(我可是穿過「草綠服」的唷)。受訓期間會有一天的懇親假,只是,恰好假前一兩天的匍匐訓練讓我手腳關節處磨破皮,活動時小感不便。剛開始父親得知此事時,還是像往常一般,「碎碎念」了一下(大意是說,你這小子怎麼這麼不耐操之類云云)。然而,我沒想到在收假回營之際,父親卻要我等他一下,便往附近藥房跑去。

        當時,我心裡急著要趕快去指定地點集合,以免趕不上歸營時間,但在那一刻,看著父親小跑步的背影,我一瞬間竟然想到朱自清的那篇〈背影〉。淚,並未馬上流下。看著父親跑回來,手上拿著護膝、護肘,告訴我下次匍匐前進時可以用。我從父親手中接過東西,心裡有一種很不可思議的感覺,但當時卻難以名狀。

        回到營區後,因為比預定時間晚歸隊,受了一些微不足道的懲罰(好像是罰站、出公差之類的),也沒想太多。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心裡有一些微小的變化開始起伏了。當過兵的人都知道,部隊是個與外界隔離甚多的地方,成功嶺受訓所體驗者,等於新兵訓練所感受到的。也不知過了幾天後,某日從事連上的保養工兵器具差事,班長帶著大家一起做時,旁邊手提CD音響播放著X-Japan的〈say anything〉這首歌。

        就這樣邊做公差邊聽音樂之際,隨著那股略帶感傷的旋律引導,我竟然瞬間想起我的父親,那天他在北屯公園裡的背影和說過的話。那一刻,我的眼淚真的就像朱自清寫的那般停不住,那種想念父親、開始理解父親的心情,讓我感到好溫暖又好難過。不過,因為旁邊一夥人在,我努力抑制住眼眶裡的淚,調整心情,繼續裝著沒事的樣子。

        成功嶺28天很快就過了,隨著回到現實世界,我又變回那個不受教又駑鈍的「不肖大學生」,依舊繼續讓老爸搖頭嘆氣,讓周遭的某些人繼續輕視、竊笑、利用著(老慣例,該對號入座的,捫心自問,自己清楚)。後來,父親癌症過世,風風雨雨數年下來,結婚、畢業、當兵、出社會,此中挫折難免,偶而夜闌人靜之際,想到父親生前種種,兩行眼淚便偷偷爬出眼眶,往下一跳。

        今夜此際,亦復如是。偶見〈背影〉一文,讀到那段時,淚,還是又流下了。想想,成功嶺28天,也不過是換了個提早28天退伍(提早28天見世面)。但那只有一天的懇親假,卻換來我一生對父親永恆的回憶。噫!夜半人靜,蟲鳴相伴,憶念吾父,能無慨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毘沙門天 的頭像
毘沙門天

樸的沉思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taetae
  • 記得有一陣子台灣有人將<背影>與琦君的<髻>>比較,認為朱自清用了太多<的>(記得是20多個),略遜琦君一籌。
    最近大陸又有學者提出<背影>不合時宜等等,卻受到撻伐,無論如何,出於真情之作,雖歷經時日,感人力量並不稍減!
  • 是啊,前輩說的沒錯。我想那種作法大概就是「打壓批判A咖,藉以提昇自己」,可能是在搞行銷吧!

    嗯?我有沒有這樣呢?

    毘沙門天 於 2010/07/16 23:46 回覆

  • 高飛肉腳兔
  • 我喜歡“背影”,
    我也駑鈍,不受教,
    我也有個疾言厲色的爸爸,
    幸運的是、、、、
    我到現在還在被他“碎碎唸”!
  • 小兔前輩,真羨慕你~!

    毘沙門天 於 2010/07/17 17:49 回覆

  • taetae
  • 我在上面打錯字了,更正一下,
    朱自清用20多個<了>字,不是<的>。
  • 呵呵,前輩真細心!瞭解,收到了。

    毘沙門天 於 2010/07/17 17:5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