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臉友問以論專業與民主〉  海澄  劉景詢
 
    臉書上,有位臉友煞有其事地為民主辯護,若是在以前,我會認為他那套有道理。不過,於現在之我,則要有所修正。民主不過是個程序,不足以解決問題;民本,則是最終目的正義,方能為多數人謀福利。
    他提到「溫飽的定義為何?」確實,這答案也不是我能回答出來的。何故?因為我不是專業人員,甚至這問題的答案,需要橫跨經濟、金融等各專業領域,才有可能解答之。換言之,就是要由專業人士來認定,在政府治理中,就是所謂的各專業技術官僚,由其各自專業出發,再橫向跨各部會統整,再由財政部門主管官員做出可為一般人理解的定義。
    這讓我想起一段文字,是陳平擔任漢朝丞相時的故事,太史公〈陳丞相世家〉原文如下:
 
孝文帝立,以為太尉勃親以兵誅呂氏,功多;陳平欲讓勃尊位,乃謝病。孝文帝初立,怪平病,問之。平曰:「高祖時,勃功不如臣平。及誅諸呂,臣功亦不如勃。願以右丞相讓勃。」於是孝文帝乃以絳侯勃為右丞相,位次第一;平徙為左丞相,位次第二。賜平金千斤,益封三千戶。居頃之,孝文皇帝既益明習國家事,朝而問右丞相勃曰:「天下一歲決獄幾何?」勃謝曰:「不知。」問:「天下一歲錢穀出入幾何?」勃又謝不知,汗出沾背,愧不能對。於是上亦問左丞相平。平曰:「有主者。」上曰:「主者謂誰?」平曰:「陛下即問決獄,責廷尉;問錢穀,責治粟內史。」上曰:「茍各有主者,而君所主者何事也?」平謝曰:「主臣!陛下不知其駑下,使待罪宰相。宰相者,上佐天子理陰陽,順四時,下育萬物之宜,外鎮撫四夷諸侯,內親附百姓,使卿大夫各得任其職焉。」孝文帝乃稱善。右丞相大慚,出而讓陳平曰:「君獨不素教我對!」陳平笑曰:「君居其位,不知其任邪?且陛下即問長安中盜賊數,君欲彊對邪?」於是絳侯自知其能不如平遠矣。居頃之,絳侯謝病請免相,陳平專為一丞相。
 
這段文字,乃是漢文帝初接大統,以周勃發動政變、誅除諸呂,功勞頗多,以勃為右丞相。到了文帝開始熟習國家政務後,開始問絳侯內政各方面事,但絳侯乃一武人,不熟悉政務官吏之事。文帝所問乃國政之本,一者獄也,二者賦也,周勃愧而不能對。這時,文帝改問陳平,其所回應者,信任專業而已。
    文帝復問,既然信任專業,那國君管啥?陳平回答得極好——管丞相。國家內政大事,有各專業部門官僚及其主管,各專業部門之工作內容則彙整於丞相,國君課問施政成效於丞相。陳平這句「宰相者,上佐天子理陰陽,順四時,下育萬物之宜,外鎮撫四夷諸侯,內親附百姓,使卿大夫各得任其職焉」,把國家施政的信任、尊重專業之精神,說得非常清楚,誠然是一語中的。
    至此,甚麼是溫飽的定義?當然要問專業官僚。專業官僚若不能清楚民間社會的現況與變化,就是失職;宰相若不能清楚知悉各部門的工作成果,亦是失職;國君若不能好好地主臣,就是國君失職。國家機器的運作,便是如此。
    民主不是不好,但在地方基層就好。直接民主,只能在地方適度運作即可;中央所用者,乃間接民主。孫中山所說的「均權制度」就是如此,中央與地方各自分工、合作。當然,此部分有其專業規劃,亦非吾人當多所置喙。吾人以為,這是常理,也是常態。回歸根本,無論是地方或中央之政治,都當信任專業,以民本為最大依歸,不使之流於民粹。過程中有問題,則上下相互尊重、平和溝通,按下偏激、化解急躁,回歸專業於經權之用,這才是中國式民主所要追求的道路。我不是專業人士,對於無法回答之問題,無須不知強以為知。若否,不就如陳平所譏笑者——「且陛下即問長安中盜賊數,君欲彊對邪?」
    眼下臺灣島所用之民主,過分偏重於地方豪族掌控自身利益之民粹耳。消解了中華民國憲政架構,只用地方角度、孤島思維去處理經濟內政,以坐井觀天來看待臺海局勢、世界風雲,最可惡者,就是一堆假公知,以不知佯知,彊對各專業領域問題、踐踏專業人員尊嚴,難道這就是所謂民主?這就是所謂多元?對一個曾經見過蔣經國時代安定輝煌社會之人如我者,能不讓感到悲哀、怨憤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毘沙門天 的頭像
毘沙門天

樸的沉思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