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JOJO奇妙冒險‧SBR》的一些文字〉

 

 

 

在「臉書」上,偶然看到一篇文章,敘述關於劊子手在死刑改成槍決後的出路云云,除了讓我想到《一代宗師》裡的老姜之外,就是JOJO第七部《Steel Ball Run》裡的傑洛‧齊貝林。不同於晚清劊子手的沒落,傑洛為了尋求擔任處刑官的意義,也為了幫一個捲入冤獄的少年爭取大赦,參加了橫越北美大陸的SBR大賽。

 

好的,說了這麼一串話,到底想說甚麼呢?讀完那篇文章後,我想到的是葛瑞高里‧齊貝林與傑洛父子兩人的差異。身為一個世代傳承的處刑人家族,父親的態度誠然是以極高的敬意在面對這份工作。

 

如何執行國家律法與維護受刑者最後的生命尊嚴,一直是父親葛瑞高里行刑時,所奉行的最高原則。為了這原則,傑洛父親的心中所鍛鍊出的超然態度,是將任何可能形成感傷的人情世故都屏除在外,只求在接下每一次的任務時,能將其順利完成。是故,不管是垂垂老矣的老翁,或是嬌小甜美的女性,對傑洛父親而言,他們如何、為何成為死囚,不必要去探究背後的意義,更無須因此而感傷。

 

然而,說葛瑞高里沒有情感,則又不對。在堅毅到幾近無情的臉孔下,他有其人情的一面,例如,幫助威卡畢博離婚的不幸妹妹得以存活下去。

 

只是,當傑洛在面對無辜少年的死刑,心中滿溢疑惑之際。父親能給他的勸諫,便是將這些多餘的感傷排除。身為下一任齊貝林家族的處刑官,他只需要專注而敬意地將鐵球的技術用於行刑。

 

筆者自己欣賞的,是傑洛以一個身為傳承者的身分,試著超脫父親給他的祖傳約制,重新走出一條路來。《中庸》云:

 

夫孝者,善繼人之志,善述人之事者也。

 

吾人以為,所謂真正大孝,當是知天知人後,方能行孝。面對父親傳承下來的齊貝林家族的哲理與規範,還有執行那不勒斯國王交辦的職責過程,對於二者背後的意義不明確,疑惑於焉產生。筆者以為,當傑洛以自己的哲學突破迷惑之時,也凸顯甚麼才是真正的繼志述事。不是一味烙印父母尊長的規範及社會定型的習俗,就是繼志述事。苟如是,那肯定是愚孝愚忠,絕非大孝。

 

故事裡,與林果的一戰,讓其確認自身及所有事物的存在,背後自然有其意義。男子漢的光輝之道,正如林果所說,從前是和社會之道並行不悖的。曾幾何時,在資本主義與工業化的衝擊下,光輝之道與社會價值觀,卻也相去甚遠。如同林果所言「現今的時代,價值觀正朝著物質化的方向發展」。對照林果所云:

 

作為一個未成熟的人,我要進到更神聖的領域,讓自己站的更高。有些東西一定要去超越的,這種神聖感是種修行……你看看光之道吧!前方的光輝之道,有社會性的價值觀,也有男人的價值。以前這兩點是一致的,這兩點在現在的社會本該一致卻沒能一致。男人與社會價值觀變的越來越偏離本初,但是,通往真正勝利的道路,男人的價值是必要的,你也應該看到這點了。繼續在比賽中去確認這點,這條光輝之道,正是我所祈求的。

 

若說林果用生命教了傑洛甚麼,我想,應當如是云:

 

不管做甚麼事,從起心動念處,自當有其意義。起頭如是,過程如是,結果亦復如是。沒能確認意義的話,路是走不下去的。這意義,必是來自內心真誠的良知與情感。

 

是故,便能理解傑洛那句名臺詞:

 

我只是想要有所「認同」而已!我會將「認同」擺於一切事物之前!否則我將無法往任何方向邁進!也無法找到屬於我的未來之路!

 

這「認同」,不正本於人內心之情感嗎?來自人心情感的自然認同,有了這份認同,所有的行動才會有其意義存在。在每一件事的過程中,彰顯其意義的存在,更是在證明:此時此刻的我,正抱著敬意而活著。

 

在故事中,喬尼與傑洛的相處,不過就是SBR大賽這數個月而已。除了引導喬尼的成長,身為一個從父親和家族繼承許多精神襲產的繼承者,傑洛在與喬尼一起蒐集「聖人」遺體的過程中,他的確找到屬於他的光輝與意義之道,也在層層包袱與父親的壓力下突破創新,走出一條屬於他「繞遠路的捷徑」:超越俗世物質的制約,重新找回自己的精神信念。孔子所云之「朝聞道,夕死可也」,蓋如是歟!生命的贊歌,不當如是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樸的沉思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