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定背後的小感〉

 

生活中,如果有人覺得我夠淡定的話,這也不算什麼。甚且,有時候看似還挺無情的。若究其實,也不過是因為在短短三十多年看過一、兩件大事,再加上生活中有太多令人無奈的小事,兩者堆疊下來,就這麼練就出一種淡然面對的態度。不過,所謂淡然,亦非放任事情不管,而是「心安之後,有所為,有所不為」的理念具體化罷了。

 

當年,不小心讀了中文系後,從一開始的有些不情願,到後面體會到一些「什麼」,進而決定踏上此一不歸路。整個過程,純文學的風花雪月,本非我所關注的重點,當年所謂「臺灣顯學」最顯赫風發之際,亦未曾想要改弦易轍。當然,悠游史、哲之間,本來就有點孤單,特別是在受了「動漫畫和電影,亦有可觀焉」之觀念洗禮後,更加如是。

 

說來也不知為何,高中、重考時代的熱血沸騰,到了大學竟然冷了下來。環境影響有之,自身怠惰亦有之。然則,最關鍵的,卻是上了大學後之迷惘,不知道自己將來能做什麼,方向在哪。

 

即便當時有同學告訴我「你應該好好往哪條路前進」云云,我卻還是有種很不踏實的感覺。只是那種略有感受到讀書之樂,卻不知這份言外之樂當用於何處之感。

 

真正重新找到目標,重啟對人生之熱情,竟是在父親過世、成家後,是在見識人生真滋味後。透過人情冷暖的種種經歷,方知人情之荒唐,竟令人可憎到無以復加。也因為經歷過些許苦痛,才能把那覆蓋在心靈上的一層灰給拭掉。

 

簡而言之,人生路上,痛苦之事,在所難免。儘管時間不斷流逝,那痛苦的記憶依舊鮮明,提醒著我:要好好活著,等著看最後的結局。一邊載著痛苦的痕跡,一邊努力地發揮自己存在的價值與意義。活著,就對了。

 

沈重嗎?不,習慣了。因為,不如此,則無法堅強;不如是,則難以一參人天之學。痛苦洗禮過後,竟覺天晴天雨皆可喜,亦無風雨亦無晴。淡定就好,淡定就好,雖然我不太常喝紅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樸的沉思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