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邪惡,正以精美的道德包裝入侵中…

 

一、

前天,因為一些事情,在某個公開場合上拿到一本關於人權公益的小冊子,隨著主持人員講解,精彩的投影片輔助下,頗讓人為之嚮往。儘管當中略有感覺到:這是否太過熱血、太過完美、過於熱情昂揚?卻也在活動尾聲,留下進一步索取資料的電郵帳號。

 

當晚,並未多想。只是隔天一早,拿出小冊子一翻,竟看到某組織的名字,勾起我腦海中的記憶:那是爭議頗大的問題組織。這時,心想:怎麼會這麼粗心呢?竟然沒有在當下發現這件事!再者,其影片所說之人權進化論點,全由西方說起,其中的文化思考侷限性相當明顯。在中華文化裡,所謂人權,即使未明確見諸於律法之中,卻也在先秦諸子論述及歷代皇帝減刑、廢刑之詔書、民間自發的互助中歷歷可見。想來,這是問題點之一。如是想著,心頭浮上一股極不舒服的感覺,希望不要因為一時的不慎影響到其他人。於是,我開始思考這背後的不適與厭惡究竟為何。

 

二、新興宗教的光與影

 

那是個有極大爭議的新興宗教,在各國皆留下爭議記錄,乃至被判定為邪教。看著它在對付反對者及脫團者的種種手段,讓我有一種似曾相似的感觸。此感觸有二,人的部分,且先按下不談;事的部分,不妨以《1Q84》裡的「先驅」宗教團體來映襯對照,更為恰當。

 

筆者於先前文章曾提到關於「先驅」: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則是那種面對異端宗教的迫害,心中所感到的孤獨與恐懼。那些新興宗教團體,早就已經先想得很周全,為了預防信徒與其有紛爭,或是想任意脫離,早就準備好各種實質與非實質的暴力手段,如律師、基金會或各種暗殺、破壞、騷擾……等手段,那或許就是《1Q84》中的Little People吧!

 

在小說中,牛河代表「先驅」進行的種種騷擾與蒐集情報工作,還只是外圍打雜的。在團體內,還有專門的武鬥派進行更多見不得人的勾當。當然,也另有光鮮亮麗的專用律師團、技術團、公關團,隨時可以對脫團者及反對者進行各類恐嚇、打擊,例如,淹死反對者家中的寵物、破壞其住宅、打恐嚇或無聲電話、不斷的訴訟折磨…等,這些是所謂的暗影。

 

那麼,何謂光呢?例如,各類社會救濟、援助,還有各種公益、權利的宣揚,或是反煙、反毒等藥物濫用議題,透過這些公關活動的推展,建立各種外圍組織,強調那光明美好的一面,吸引著孤立無緣的現代人加入。好個美好的地方,真是光明極矣!不覺得一切都太過於美好,而且是快速的美好幸福,是否有些詭異呢?

 

三、惟有良知與思考,方能全觀

 

突然想到,有個所謂〈邪教判斷指標〉,且容我引用自李怡志先生的網誌,其云:

 

1. 在這個團體中,你彷彿能找到過去一直在尋找的東西,他們非常清楚,什麼是你在找尋的。

2. 當你一接觸這個組織,你對世界萬物就有了全新的看法

3. 這個組織的世界觀非常簡單易懂,一目了然,並且可以解釋所有的問題。

4. 你很難對掌握組織的全貌,事實上,他們也不允許你仔細思考或是檢驗。你在組織中新認識的朋友會告訴你:「這很難用言語解釋,需要親身體會,要不要現在就過去看看?」

5. 這個組織有一個「大師」、「師傅」、「導師」、「老師」「上師」、「╳師」,只有他能知道宇宙或生命的真相。

6. 這個組織的教義才是唯一真實的、永遠的智慧。社會上的科學、理性思考等,都會被當作負面的、惡魔的或是不夠啟發

7. 外界對於組織的質疑,反而被當作是組織正面的證明。

8. 這個世界即將遭遇大災害,只有這個組織才知道,要如何拯救地球。

9. 參加組織的人才是菁英,其他人都是病態與敗類,除非他們願意參加我們,讓自己獲得救贖。

10. 組織會要求你立刻參加。

11. 組織會要求成員透過服裝、飲食方法、自有的語言、嚴格的人際互動關係,將成員隔絕在社會之外

12. 組織會要求你與過去的生活斷絕關係,因為這會阻礙你的成長

13. 對你的性生活有嚴格規範,例如由「上面」替你選擇配偶、集體性行為或是完全禁慾。(譯注:佛教、天主教是「出家」後才禁慾,一般信眾並無強烈規定。)

14. 組織不斷賦予你許多工作,並佔去你所有的時間。你必須賣書、賣刊物、招募新成員、參加課程、靜坐靈修……

15. 幾乎喪失了獨處的時間,組織中的某個人總會整天纏著你。(譯註:Buddy System)

16. 當你開始懷疑,為什麼組織當初允諾的「成功」並未發生時,組織會告訴你,是你投入不夠,或是信念不足,是你自己的責任。(譯註:多層次傳銷也具有具有這種特質!)

17. 組織要求你嚴格遵循教義與規定,這是唯一獲得拯救的機會。

 

文末還提醒大家:「符合程度越高,越要小心。」從整個十七條文來看,光是第二條所示者就很危險。此話怎說?因為對這世界的看法,往往需要時間歷練、加上廣泛閱讀及多方觀察和思考,逐漸累積、形成,並且會隨年齡增加而有不同看法(孔子就是如此)。第六、七、十一點的檢驗規則,更凸顯了那種封閉個人思考的危險性,如同村上春樹在《1Q84之後~特集》裡談到的:

 

所謂善和惡並不是絕對的觀念,畢竟只是相對的觀念,有些情況甚至會忽然整個對調。因此,與其說什麼是善什麼是惡,不如每個人在各自的領域分別看清楚,現在有什麼正在「強制著」我們,那是善的東西還是惡的東西?自己試著檢討看看。這個作業非常孤獨而且辛苦。不過首先必須先知道,自己是否正被什麼強制著。

 

另外一個問題,是組織,無論什麼樣的組織,幾乎都不認同各別的個人自行做決斷。例如麻原,在企圖強制教團的人做什麼時,首先會訓練他們無法個別做判斷。他們稱那為,絕對歸依。我稱那為「封閉的迴路」。把迴路閉鎖起來無法從那裡逃脫,讓下面的人照上面判斷的方向,像老鼠般跑著。於是人們的方向感被剝奪,被逼進連強制他們的力量是善是惡都無從判斷的狀況。

 

這種思考的閉鎖性,試想起來實在可怕。尤其在像現在這樣資訊氾濫的網路社會,連自己現在到底被什麼所強制著,都漸漸弄不清楚了。連自主做的事,事實上可能都是受到資訊無意識的強制。[1]

 

細心的人,不難發現村上的論點與德國薩克森邦政府文化廳公布的檢查標準有異曲同工處。當然,只要是那種見面三分鐘,就和你裝熟絡、積極勸你加入者,更要小心。很多時候,無論是人或團體,總要日久見人心。你問要多久?問自己的心吧!自己的良心會告訴你的。

 

那麼,面對那些邪惡的新興宗教或團體庸常之惡,我等該如何面對呢?敬而遠之的同時,更要知其所以然,否則如何細細分辨惡之存在?如同先前文章所引孟子之語:

 

仁,人心也。義,人路也。舍其路而弗由,放其心而不知求,哀哉!人有雞犬放,則知求之,有放心,而不知求。學問之道無他,求其放心而已矣。

 

顎蘭女士亦云:

 

人本身有某種東西會對理性的訓令說是或說不,因此 我之屈服於慾望既不是因為無知所引起,也不是因為懦弱,而是由於我的第三種能力,意志。理性不足,慾望也不夠。因為—這是一個概括的發現—「心只有想要被 感動時,才會被感動」。我可以決定不從理性的慎重建言,如同我可以決定不屈於我所好之物的誘惑,決定我將怎麼做的,是意志,而不是理性或慾望。[2]

 

放失的心,要如何尋回或保有?不正是透過平日的觀察與獨處時的閱讀、思考、寫作,進而整理出來的嗎?如同顎蘭所云:

 

害怕失去自我是正當的感受,因為那是害怕不能再與自己談話。

 

是故,獨立人格的完整,乃至所謂人權,就是保有每個人的個別思考與精神自覺,能自覺者,尊嚴生焉,無須委任於虛幻飄渺的口號與美好團體。要知道,真正的覺醒,乃是自己經過一連串過程體察醒悟,那能經由莫名其妙的團體治療或催眠就能得來?別鬧笑話了!

 

四、小結

 

人的尊嚴,來自於自覺與自律,來自於孔子「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大原則。在個人良心的指引下,所謂「己立立人,己達達人」,乃是讓每個人都能文化自覺,自覺到自己的良心、懂得尊重彼此差異之處,絕非那種「己所欲,施於人」或是那種不讓你思考、不讓你獨處的奇怪團體所為者。小小感想,略書於此。



[1] 見村上春樹,《1Q84之後~特集》訪談,頁2627,臺北.時報出版,2011年(民國100年),初版。

[2] 見漢娜‧顎蘭《責任與判斷》,頁169,臺北 左岸出版,2008年(民國九十七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樸的沉思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