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覺龜山夢,醒來纔覺霜冷寒。」

 

 

 

這句話是為我過去大學及研究所時代之種種(也包含上大學以前),做一個總結。背後的感受及體悟,包含了過去及現在。龜山者,乃當年桃園龜山之生活是也。過去的感受,點滴於心,了然在胸。所謂寒者,一則人間冷暖之謂二則令人心寒之人事物也寒者本寒,何需寄望其能有所轉?人心之邪惡,以心觀之可判明矣!豈是雄辦姦巧可惑亂哉?

 

 

 

奸者之偽巧,不過是開始時的短暫絢爛;仁者之正氣,必得見於風雨晦暗之際。老子云:「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誠然也。文文山〈衣帶贊〉云:「孔曰成仁,孟云取義,惟其義盡,所以仁至。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

 

 

 

上述先賢之語,邇來心中時時念之。值此之際,雖困而不悔,磨而不壞,自當有所決斷於當下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毘沙門天 的頭像
毘沙門天

樸的沉思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