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百種生活之七:農村一角落,天地自開展〉

 

今天,偶然經過農村旁邊,梯田水稻,兩山環抱,中有小溪緩緩流過。水稻田裡,或是引水、或是鋪上一層綠油油的秧苗,準備插秧,再搭上春天午後柔軟的陽光,悠閑靜謐。騎車在這條路上,早就不是第一次。然而,每一次的路過,無論稍長或短,總是能帶給我不同的體會與省思。

 

下午路過時,看見兩個小朋友拿著小漁網跑在路上,想來是要去撈小溪裡的魚或什麼動物吧?雖然只是短暫而倏忽地,但聽著他們的跑步聲,看著手上拿的小網子隨風飄動,彷彿他們指引著我重新開展這個世界。此際,腦海中忽然浮現的,不是什麼是非對錯,而是這是他們接觸這世界的方式

 

如果是思想刻板的老人,不是覺得這有殺生之害,就是覺得如此行為如何危險。現下看來,卻有超脫上述看法的感受。設若將場景放在深山樹林或非洲草原上,人與動植物間的關係,不也如是乎?不管是人捕食動植物,還是被動物所食,都是在完成一個生命的過程。如同印度《奧義書》中所云,要感謝食物,因為哪天人也會變成食物(例如,死亡後屍體的腐爛分解)。

 

今天,拿著網子去捉溪裡的小魚蝦,並不代表以後就會熱愛去溪釣或海釣。釣魚是否一定要與因果殺生扯上關係?想來,不見得如是。溪釣或海釣是否容易出事,是看當事人自己是否懂得判斷安危。假使颱風天或梅雨天,還堅持要去溪釣或海釣,那就是那個人自己的問題。至若毒魚、炸魚,那是所為者自身的惡念惡行,干釣魚何事?斧斤以時入山林,所取者少,敬畏感激自在其中;貪念邪心入山林,所取者多,奸詐貪鄙亦毀人,令人甚恨矣!

 

想了這麼多,但眼前所見的,是這兩個小朋友才是真正的生活家!他們比我這個大人更懂得生活,也比那些教育媽媽們更懂生活。跟都市裡的小孩們相較,一邊可以自由徜徉在稻田、小溪和泥巴裡,體會這個世界;一邊則是困在書堆、學校、補習班和家裡的無間壓迫裡,何者孰優?答案想來呼之欲出,只看你自己要不要承認而已。

 

熟悉的路也能有新的走法,路徑不變不等於景色相同,一切不就是這麼單純嗎?或者,就是這樣才無法單純呢?農村小小一角風景,卻讓我看到天地在眼前展開來。何者為真?何者方為自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毘沙門天 的頭像
毘沙門天

樸的沉思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