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霍爾的移動城堡》之隨筆〉



 

說到《霍爾的移動城堡》動畫,於筆者而言,別有一番點滴滋味在心頭。此話如何說來?還得從男、女主角各自及共同面對的奇幻經歷與心境變化說起。

 

故事開始時,兩人分別面臨自身的人生考驗。霍爾,在逃避老師莎莉曼的徵召(為國報效)及荒野女巫的糾纏(是什麼纏法,請看電影便知),過著沒有心定的生活;蘇菲,則是被困在父親留給她的帽子店,無言而壓抑地承受著長女應當如何的人生義理,無奈坐看青春流逝。

 

動畫裡,蘇菲是在拜訪妹妹(後母所生)路上,巧遇正在躲避荒野女巫的霍爾。為了故佈疑陣,讓女巫不再糾纏他,霍爾對剛見面的蘇菲邊摟著邊說:「原來妳在這裡,我找妳好久了。」觀者皆知,他們真的是彼此互相尋找很久了(就像天吾和青豆)。

 

可在當下,霍爾這番舉動言詞,卻是激起荒野女巫的報復和嫉妒心。隨後,女巫報復蘇菲,對她下了一個無法對人說出的詛咒,把她變成了九十歲老太婆。於我而言,彷彿現實之熟悉場景來了。蘇菲從來沒想到,對霍爾的傾心竟然招來如此無妄之災。

 

先前兩人的空中漫步,不也與時下情侶們步入婚姻前「天馬行空」般短暫的浪漫相同?一切如夢似幻的羅曼蒂克,隨著那倏乎而來的無常打擊,如是霎然而止。隨之而來的,是恐懼、逃避和思索。蘇菲的變老,除了是她心境的寫照外,也代表著透過戀愛和婚姻,由少女轉變成女人的心路歷程。

 

現實生活的壓力、沒道理的人情倫常,一些不可思議、難以解釋的事件,論其加總,不使一個人變老也難。換個角度看,蘇菲和荒野女巫(霍爾的老師莎莉曼也是)的關係,還真有點像惡婆婆和無辜小媳婦的感覺,可謂現實而無奈地讓人心疼、痛惡。

 

霍爾這邊也輕鬆不到哪。老師莎莉曼專斷強勢、希冀宰制一切的作風,儘管能鬥倒荒野女巫,卻也招來與鄰國的戰爭。這種個性,放到現實看,不也是另一種人情義理的壓力與令人厭惡的感受嗎(又是惡婆婆出現啦)?是故,霍爾對戰爭的反彈,可視為是對莎莉曼個性的抗爭。

 

對一個性喜自在安適的人而言,強加一個「國家興亡」、「師命是從」、「義理奉行」的帽子,何苦哉?對照現實,這不也是所謂「集體壓力」的具體顯現嗎?有時,面對強勢的群體壓力,不服從也不行,甚且要背著良心做些什麼勾當。為了生活溫飽,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人生處處皆兩難,良心安定、人情倫理無時無刻都在受到挑戰。身而為人,又能如何為之?

 

用如是角度去看霍爾,夾在莎莉曼與荒野女巫間,處於如是矛盾而壓力之情形下,莫要責怪他逃避了。換成觀者如你我,能不逃者,又有幾人?思及此際,若有人大放厥詞,云其當如何面對云云者。那筆者只能說:「君等委實福報厚極矣,未知人間有此等疾苦,堪與某基金會人士比肩矣。」

 

用自身生活經歷,看《霍爾的移動城堡》,真的頗有貼切之感。對男性而言,個性上由膽小逃避到勇於面對;於女性而言,內心裡由夢幻浪漫到接納調適。其實都是一種挑戰。或許,這部電影,是宮崎導演要給每對從戀愛邁入婚姻的男女,一個貼心的鼓勵吧!

 

※荒野女巫這角色,其對「心」的執著與霍爾的「無心」,其實都反映出現代人內心的徬徨與不安。這角色前半段的行事作風,與《星際大戰》西斯教徒作風相近,亦可說是喜好華麗誇張。後段之所為,因其所恃之力已無,倒也有種清醒之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毘沙門天 的頭像
毘沙門天

樸的沉思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