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看《獨角獸鋼彈》OVA第二集〉

 

心裡最想做的,是什麼?

 

在面對弗爾‧伏朗托的逆轉威脅下,「擬‧阿卡馬」有被擊沈之虞時,騎士巴納吉對公主米涅瓦‧薩比[1]說:「告訴我,你心裡想怎麼做,而不是應該怎麼做!」

 

面對強勢、快速襲擊的敵人,是否要將隱藏著重大秘密的「獨角獸」交出去?卻成為艦上眾人難以面對與承擔的兩難問題。大人的世界,有太多的政治考量,有太多的檯面下交易,有太多的人情義理包袱,玩的是虛偽的你來我往、縱橫捭闔。

 

然而,在孤立無援、近乎無力化下的「擬‧阿卡馬」,眾人卻只能束手無策。即便抬出米涅瓦當人質,弗爾的攻擊也不為所動。此時,反而是巴納吉的主動出擊,打破了局面。儘管功敗垂成,但卻緩解當下眾人的危機。

 

騎士覺醒之路,果然不是走假的。

 

關於歷史的對話

 

弗爾‧伏朗托與巴納吉那段關於歷史的對話,所言甚是。即使每天看來都很安定而無甚變化,但歷史卻在一點一點地改變。瞬間改變世界的發明是存在的,無論是人類的舉措或是知識的突破。不過,弗爾的話被巴納吉打斷,其尚未說出口的,便是欲將與地球的關係徹底斬斷,孤立地球,以達成宇宙移民的獨立自主。

 

彼等詭辯之人,看似有理(伶牙利嘴,說黑為白),實則與拿破崙的「大陸政策」無甚兩樣。孤立英國,對當時海上全球經濟漸開的歐陸實無助益,甚且有害。明太祖的「大陸政策」,也相去不遠矣。儘管弗爾強調要為宇宙移民爭取獨立自主,卻是一種變相一元之封閉體系。這種情況就好像某些團體喊著要獨立建國、爭取自主人權、反美帝或反西帝,卻是只有挑起盲目的熱情與集體服從,實則無甚建樹,甚且破壞無數。

 

忽略世界趨勢是「和而不同」者,其所作所為,不過是以華麗手段、表現,吸引眾人目光並加以愚昧之,可悲!可嘆!

 

正確的語言救不了人

 

是的,筆者認同瑪莉妲說的,正確的語言救不了人。同時,也認同巴納吉「根本就沒有正確的戰爭」。如此弔詭之問題,恐怕也只有明白世界之兩難問題者,才能深入體會。即便如是,吾人仍認為,要有深思明辨,每個人才有可能找到自己的思想。

 

戰爭本無正確與否的意義,但有自己的思想,才能有清澈的眼光,為自己在這混亂的世界中找到一個位置,進而得出答案的可能。瑪莉妲讓巴納吉看到的教堂,是人對神的追尋與祈求。巴納吉回應瑪莉妲的話,卻是將「神」提升到人的內在自我超越之可能。無怪乎,瑪莉妲說卡帝亞斯的理念是浪漫主義者,是一個真心相信人性之善的浪漫之人。的確,浪漫主義是將天地萬物每個生命個體,視為一個有機的獨立個體,整個宇宙天地也是有機而獨立的。

 

正因為如此,人真正所要追尋的,不是符號化的神,而是內心自我超越的可能!讓自己不斷超越自我,追求那真正的至善與美。那才是真正的心安惟仁!那才是真正的養氣知義!小小體會,書之於此,見笑大家,請包涵。



[1] 其名字典故出自羅馬神話女神(拉丁語:Minerva),有引導勝利之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毘沙門天 的頭像
毘沙門天

樸的沉思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