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拆手,還未弒佛〉

 

最近,因為建國百年在即,想寫一篇關於百年來的文化覺醒的文章。不過,在思考的過程中,突然想起孫逸仙先生的一段軼事。這小故事也無他,不過是說孫先生為了糾正當時一班民眾的迷信,將廟裡供奉的神像手臂拆下如何云云。

 

眾所周知,國父孫文是一位基督徒(但以故事發生時的年紀來看,應該還不是)。然而,眾人不見得清楚的是,孫先生實是中國文化,尤其是儒家思想的深刻理解與奉行者。近日,研讀余英時先生《人文與理性的中國》一書,余先生便如是指出。例如,光從「知難行易」學說與其演講中提及「恢復固有之文化」,便可見一斑。

 

筆者不清楚當年這段軼事,是真事?抑或杜撰?希望此中不要帶有對傳統文化與宗教的過度偏見就好。不過,單就此事來看,筆者還是要說:孫先生,您真是溫文儒雅的讀書人!只是「摘掉」那神像的手臂,而不是將整尊神像「燒掉」!

 

當然,就傳統文化、宗教的延續與意義而言,孫先生所為其實不是在否定傳統。他只是希望民眾能從自身內心的覺醒做起,清楚想要改變命運與苦難的,最後還是要靠自己。所以,初讀此段故事之人,切莫以為孫先生這段軼事,是在嚴厲否定偶像崇拜云云(當然,更不是一般坊間簽賭六合彩不靈驗,就把神像捉來打屁股、拆手斷腳的部分民眾)。

 

談到這自我的覺醒,若在禪宗高僧而言,那可比孫先生激烈的多了。禪宗有云:「見佛弒佛!」此佛者,非真佛,而是形象化、被扭曲的佛,即「佛可佛,非常佛」之謂也。例如,日本的一休和尚,曾在某寒冬之夜,掛單投宿某寺院。然天寒地凍,無以取暖,這寺院主人父子倆只供投宿,卻未準備禦寒取暖之具。冷顫極矣的一休便將佛堂上供的佛像拿來燒了取暖。寺院主人父子,見佛堂有火光,急忙趕來,見此情景,頗為驚駭。只見一休和尚緩緩說道:「因為天氣實在太冷,我只好以燃燒此尊佛像的溫暖來供養心中的佛。」想當然耳,一休和尚馬上便被轟出那間寺院,只好又露宿風雪之中。

 

藉由此事,正可見禪宗之先進與回歸人心本原的思想。禪宗高僧那種喝叱嚴厲之爽朗輕快,確實也在昭告世人,回歸自己內心的覺醒!走筆至此,還是佩服孫先生的文質彬彬,確實有讀書人的風範。和燒掉整尊佛像相較,孫先生真的溫柔很多。說不定,孫先生早就研究過神像結構,只是將手給拆下來而已呢!

 

玩笑歸玩笑,但此中著實可以看出中國社會裡上層菁英與一般百姓思想及文化結構上的不同,且待筆者為建國百年而寫之文,再行討論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毘沙門天 的頭像
毘沙門天

樸的沉思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