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隨想‧其之二〉

 

本月《30》雜誌裡,有場「雙朱會談」,「宅神」朱學恆與「鐵馬阿倫」朱立倫先生的對談,其中談到現下30世代「對前途有股很深的不確定感」

另外,該雜誌還對所謂「ME」世代(就是30世代)作了一番探究,其中提及:30世代的消費慾望,例如,對明牌精品的喜愛(愛到薪水全花光?)。或藉由出國旅行(瘋狂購物或想炫耀什麼之類的)等消費方式,來展現自我不同處。如是之消費需求,來自內心的不安。過往價值與體系崩解,30世代已無規則與前例可循。部分人逃避婚姻、生子等人生階段,因為環境早已不如過往。

 

對前途的不確定感+對各種物質消費的需求=ME世代商機?如是心態,在30世代間形成一股商機。這和「偽御宅族」、「萌」經濟所產生的市場利益相似。我忽然想到,社會上種種強調凸顯自我特色的消費,某些角度而言,不都是包裝在美好形式下的商業行為?

 

業者的動機,是為了從這股尚未覺醒的群體「自我獨特」盲流中,設法得到最大利益。若真如此,那麼,這仍不算是文化自覺,而是陷入另一種群體迷失。對盲流中之人而言,或許家中可能多了哪些東西,或是透支每月薪資換得種種享樂。

 

筆者以前文字曾說,消費和刺激過後,內心依舊無法感到安定,不敢面對真實的自我,其實是孤獨的。面對孤獨,感到害怕,那就不是自我覺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毘沙門天 的頭像
毘沙門天

樸的沉思

毘沙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